筆趣閣 > 科幻靈異 > 重生暖婚,我親愛的賀先生 > 211,墨笙王慕景番外

211,墨笙王慕景番外

“墨小姐,這些年你一直單身,請問你是不是還在等人?你心目中有喜歡的對像了嗎?”

電影發布會上,記者最關注的莫過于墨笙的感情生活了。

長得美艷,關鍵演技還不差,偏偏沒跟任何一個男明星炒緋聞。

墨笙可以說是娛樂圈中最低調的明星。

一雙雙眼睛在盯著墨笙,一個個話筒伸在了墨笙的面前,墨笙有一片刻的失神與迷茫。

她在等誰?任錚?

發布會是直播的,王慕景看著電視屏幕上墨笙的臉,不由屏息,他想知道她的回答。

墨笙帶點沙啞的聲音響起:“以后請別問我這個問題了。我已經結婚了。他是圈外人,希望大家不要打擾他,就這樣?!?/p>

墨笙被助理和保鏢護送著離開,眾人反應過來,激起千層浪!

墨笙結婚了,他們怎么不知道?大新聞??!

王慕景的嘴角,情不自禁的彎了起來。

他吩咐助理:“今天晚上的應酬推了,馬上給我訂一張回z市的機票?!?/p>

*

月灣別墅區

一切靜悄悄的。

住在這里的非富即貴,很多大明星也住在這里。聽說這里的保全特別好,就連最厲害的狗仔也從未突入過這里。

墨笙住在這里兩年了。

這個地方,王慕景只來過三次。

她跟王慕景秘密結婚,除了夏落落知道,其他人都不知道,連賀然然也蒙在鼓里。

墨笙不知道王慕景為什么提出要跟她結婚。但她想,也許王慕景就是厭倦了被催婚,所以需要一個擋箭牌,而她,是對王慕景沒有任何企圖的女人,所以,跟她真結婚,王慕景也沒什么心理負擔吧。

這個家里,除了鐘點工會在她不在家時打掃衛生,平常她見不到一個人。

安安靜靜,在這里,她可以潛心磨練演技。

很多臺詞,很多角色心理的揣磨,都是在月灣完成的。

今天很累,墨笙回到別墅,看到飯桌上擺了簡單的兩菜一湯,是鐘點阿姨做好的。

只要她不回家吃飯,她就會提前通知。其他的時間,鐘點阿姨做好飯就離開。

兩年時間,他們未曾碰面過。有時墨笙忍不住想,王慕景的家里,才是住了一個田螺姑娘,不動聲色,將她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條。

她餓得很了,坐下來,把飯菜吃光光。

她長得夠美艷,不需要刻意保持身材,高強度的工作,本就要消耗過多的體力,她出道幾年,體重總在一兩斤左右增減浮動。

她也有一個助理,但很多事情,她習慣了自己去做。

別人出門助理幾個,保鏢一排,只有她,帶著自己和助理,就可以全世界飛。

*

王慕景回到月灣別墅已是晚上十點。

家里黑乎乎一片。不是沒人,王慕景很肯定,墨笙一定在家里。

只是她沒工作時,唯一的消遣就是睡大覺。

所以,這會,她應該早早就睡去了。

這個住處,給了她住之后,他來得很少。

一時間既然有一點陌生,沒有歸屬感,像是墨笙才是這里的主人,而他是個入侵者。

王慕景打開客廳的燈,發現沙發上,隨意放著墨笙的劇本。除此之外,并沒有其他屬于墨笙的東西。

若不是知道墨笙在這里,光看這生活的痕跡,真看不出來有一個女主人住在這里。

王慕景眸子一暗,墨笙撇得這樣清,無非是想著,將來有一天,她總要離開的。

可是,怎么辦呢?他沒想過要讓墨笙離開。

他只是在等,等著墨笙有一天回頭,發現有一個人在身邊一直陪著她。

所以,當今天在電視上看到墨笙對記者說,她結婚了的時候,王慕景忍不住心里有了一些雀躍和驚喜,想也沒想,就連夜趕回來了。

墨笙才剛睡下。

今天她的心情有一些浮躁。

被人問起感情生活,她下意識把已結婚搬了出來。

她知道任錚也許會看,應飄蘭也許會看。

她不想讓任錚也好,應飄蘭也好,覺得她還在等任錚。

聽到樓下的動靜,墨笙吃了一驚。

應該不是王慕景回來了吧?

王慕景來過三次,都提前跟她打過招呼。

招賊了?

墨笙小心翼翼的拿了一把水果刀,輕輕打開了門。

二樓的回廊上,她的腳步聲一響起,王慕景就回過頭看了過來。

一眼看去,墨笙就拿著一把水果刀,那防備的樣子……

王慕景好笑又浮起一絲心疼。

這兩年,他突然覺得,讓墨笙一個人住在這里,是他的錯。

墨笙看著王慕景,好像在做夢。

待王慕景輕輕喚了一聲:“墨笙,我回來了?!?/p>

墨笙不由松了一口氣,拍了拍自己的胸:“哦,是你啊,嚇我一跳,我以為進壞人了?!?/p>

可是這一拍,她就覺得不對勁,她穿著睡裙,而睡裙下除了小內內,空無一物。

王慕景紳士風度的轉了個頭,背對著她,說:“剛回來,還沒吃晚飯,家里有吃的嗎?”

墨笙連忙說:“王大哥,你等一下,我換一身衣服?!?/p>

墨笙很快換了一身家居服下來。

冰箱里有蛋有青菜也有肉還有面。

“吃面可以嗎?”

王慕景坐在沙發上,說:“可以?!?/p>

墨笙將鍋裝了水,燒水的過程中,洗菜切菜。

她拿著西紅柿,王慕景開口:“我不吃西紅柿?!?/p>

好吧,她今天才知道,王慕景原來也會挑食的。

等面熟的過程中,兩人都沒說話。

他們之間向來就這樣淡淡的。

“公司很忙?”

“嗯?!?/p>

面好了,墨笙端上來,坐在旁邊看著他吃。

王慕景看著這一碗家常的面,如果是往常,他是不會看上一眼的。

但今天晚上,可能肚子是真的餓了吧,一碗面包括湯,他都喝得干干凈凈。

墨笙正準備收碗去洗,王慕景說:“我來吧?!?/p>

他將手表取下來,挽起襯衫袖子洗起來。

碗洗干凈了,墨笙坐在那里,忍不住掩面打了個哈欠。

這么晚了,她挺想問,王慕景今天晚上是要睡在這里嗎?

可是開了口,好像她在趕人是的。畢竟,她才是客,而他才是這里的主人。

“困了?你去睡吧。我忙完了就去睡。對了,我睡那間房?!蓖跄骄爸噶艘幌滤姆块g。

墨笙點點頭:“嗯,好,那我去睡了?!?/p>

很快,室內又安靜下來。

王慕景坐在那里,似乎還能聞到墨笙身上的馨香。

真奇怪,這么些年,看了很久,身邊唯一入了眼的女人,就只得墨笙一個。

偏偏,她一無所覺。

*

一覺之后,墨笙覺得王慕景好像變了一個人,哪里變了,她也說不上。

早餐她起床的時候,已經準備好了。

墨笙不確定,是他準備的,還是傭人準備的。

反正,昨天王慕景都能洗碗,是驚到她了。

能洗碗的人,多半也會做飯吧?

王慕景淡淡笑了:“早,墨笙。下來吃早飯吧。最近我的睡眠有一些差,醫生建議我要好好靜養,這里清凈,以后我就住這里了,你沒什么意見吧?”

墨笙忙道:“我,我沒什么意見?!?/p>

她能有什么意見呢,這里本來就是王慕景的家。

可是,想著從此以后,要跟一個男人朝夕相處,墨笙就覺得有一些別扭。她很想說,那她,可不可以搬出去。

還沒開口,王慕景仿佛知道墨笙在想什么。

他說:“如果你搬出去,萬一被狗仔拍到,并且堅持你沒有結婚,事后的麻煩太多。所以,以后你也別想著搬出去。有時我也需要家里有人,幫我做點夜宵什么的?!?/p>

开车赚钱是怎么挣钱 南方福彩双彩网 广东快乐十分任三多少奖金 腾讯分分彩技巧知道 吉林11选5走势 宁夏11选五中奖算法 秒秒彩票app下载 慧投金融 腾讯分分彩怎么看走势图选号 股市行情分析 山东的11项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