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三國之最縱橫 > 128 三戰盡復東郡地(十三)

128 三戰盡復東郡地(十三)

聽了斥候的匯報后,荀貞對諸將說道:“卜己已走投無路。他逃出濮陽時帶了兩三千人,現在只剩下了兩千不到,缺糧無船,前有大河,進退無路,此甕中之鱉也,滅之不難,唯一可慮者:是需得避免他拋棄賊兵,帶親信心腹渡河北上?!?/p>

倉亭臨黃河,在沒有提早準備的情況下,一千多人是萬難渡河的,但如果人數少點,百十人,隨便掠些船只,渡河卻是不難,所以需要防備卜己拋下部隊北逃,當下荀貞點派劉鄧、典韋、辛璦:“你三人帶本曲人馬急行,現在就去倉亭,務必要占住渡口,把卜己困住。如果卜己果然渡河北遁,那么你們就也追過去,絕不能再放他逃掉?!?/p>

黃河從東郡橫流而過,濮陽、白馬、東阿等縣在河南,其余諸縣在河北,如果被卜己逃去河北,中間有黃河相隔,皇甫嵩數萬軍隊想要過河至少需要三天的時間,三天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,卻已足夠卜己召集他留在郡北諸縣里的駐守部隊,合在一起約有四五千人,如再裹挾些丁壯,聚攏萬人也不是不可能的,聚攏萬人,足可堅守一城,那么少說也還得再有一次攻城之戰,雖然肯定是能攻下來的,可一來耽誤了時間,二來漢兵也會出現無謂的傷亡,所以,為了避免這些情況,最好還是把卜己攔下,不讓他渡河。辛璦所部乃是騎兵,速度快,典韋、劉鄧都是驍將,其部眾也都是荀貞麾下最精銳敢戰的兵卒,所以派遣他們三人帶部先行。

荀貞頓了頓,目光在他三人臉上一一落過,又說道:“你三人以玉郎為主,老典、阿鄧為輔?!比硕际乔L軍候,地位相當,需得選出一個做主的,辛氏與荀氏是親族,用辛璦為主將,劉鄧、典韋都沒有異議。三人接令,馬上返回本部,帶著本曲人馬脫離了大部隊,奔去倉亭。

辛璦、典韋、劉鄧三曲合兵有數百步騎,或許不足以擊敗卜己,但占住渡口卻應是綽綽有余了。不過結果卻是出乎了荀貞的意料,他帶部緩行了大約一個時辰,在距倉亭尚有十余里之時,數騎從倉亭方向奔來,卻是辛璦派來報訊的信使:“報,司馬,我部大破賊兵!”

荀貞聞言大喜,沒想到辛璦、典韋、劉鄧三人只憑數百步騎就擊敗了卜己的近兩千人馬,不過細細想來,卻也不足為奇,卜己部的人馬乃是敗兵,士氣低落,先前打東阿,又連攻兩次不克,兵卒疲憊,兼之缺糧,而辛璦、劉鄧、典韋所帶之人馬卻為大勝之軍,且又俱為荀貞部的勇士,更重要的是還有辛璦麾下的兩百騎士,以此擊之,大破卜己部也是正常。

荀貞問道:“卜己可抓住了?”這信使說道:“被劉君生擒了?!辈挥谜f,這必是劉鄧又身先士卒,於陣中生擒了卜己。荀貞喜笑顏開,笑對隨行左右的荀攸、戲志才說道:“今卜己被抓,東郡算是平定了??!”荀攸、戲志才也很高興,戲志才笑道:“恭喜你了,貞之。生擒卜己,這可是大功一件?!辈芳菏菛|郡黃巾的渠帥,地位與潁川波才、汝南彭脫相當,雖然東郡黃巾不及潁川、汝南的黃巾兵多,可能把卜己生擒,確是當之無愧的一件大功。

荀貞回顧自潁川守陽翟以來的歷戰,舞陽破敵、西華破敵、今又生擒卜己。

他自忖心道:“因守陽翟有功,皇甫將軍上表朝中,把我從百石郡兵曹掾擢為了佐軍司馬。汝南斬劉辟、降何儀,收復十余縣,今又破韋鄉、克白馬、生擒波才,這兩份功勞加在一起,兩千石或不可能,然被召入朝中拜為郎、又或被任為一大縣的千石令應是足矣?!?/p>

縣令(長)依縣之大小、民之多寡、地之富貧分幾個層次,最低四百石,其次六百石,最高千石。純以荀貞眼下的功勞來說,被擢為千石令,又或被拜為郎當然是問題不大,但前提卻是:朝中無人作梗,要知,張直可就是因他而死的?,F在征戰尚未結束,考慮這個問題有點嫌早,而且荀貞在朝中也沒有靠山,就算考慮也是無用。所以,這個念頭在他腦中只是一閃而過,很快他就把注意力又放回了眼下,笑對戲志才說道:“就算是大功,也全是靠了志才你和公達的智謀與諸君的勇武敢戰啊?!闭f完,令來報訊的這幾個信使,“爾等不要停了,速去白馬,將此訊報與將軍知曉?!边@幾個信使接令,打馬繞過行軍的部隊,徑去白馬報訊。

荀貞揚起馬鞭,指向前路,與左右諸將說道:“加快前行!”十幾里地很快就到,辛璦、劉鄧、典韋迎接於道上。荀貞下馬,快步走上去,握了握辛璦的手,復又握了握劉鄧、典韋之手,笑道:“你們只有數百步騎,怎么擊敗的近兩千賊兵?”說著話,眼往他三人身后看去,在他三人身后,有兩人被五花大綁,在數十個甲士的監押下跪在地上。

辛璦轉身,指著這兩人說道:“司馬,這兩人便是卜己和李驤?!?/p>

荀貞打眼細看,見這兩人一個三十多歲,粗衣露髻,滿面血污,腿臂負傷,此人正昂頭怒視荀貞,另一個二十多歲,膀大腰圓,大概之前穿的鎧甲被漢兵扒下來了,露著赤裸的上身,肌隆如虬,此時正伏在地上,老老實實地等候荀貞發落。

荀貞當下了然,心道:“這鄉農模樣之人必就是卜己?!眴栠^辛璦之后,果然錯。

荀貞認出卜己不是因為卜己的打扮。老實說,看到卜己這副打扮,荀貞是吃了一驚的,黃巾軍的渠帥、小帥,他見得多了,沒有一個像卜己這般寒酸樸素、依舊保持著農人打扮,粗麻衣服不說,連幘巾都沒裹,只扎了個發髻,扔到人堆里,誰也不會注意到。就荀貞所見的那些黃巾渠帥、小帥大多是玉帶絲衣,便算是比較樸素的也皆是錦服亮鎧,哪里有像卜己這樣的?他之所以認出此人是卜己,卻是因為卜己雖然被擒,怒目之下,卻自有威勢。

他本就同情黃巾軍起義,今見到卜己這般打扮,頓時眼前一亮,心道:“較之那些起兵后就忘了本分,絲衣錦服、傅粉香囊的渠帥、小帥,這個卜己卻是質樸?!辈挥X起了愛才之意。

开车赚钱是怎么挣钱 福建22选5开奖数据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怎么样 股票指数是什么东西 北京体彩11选5100期走势图 江苏快三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3.10股票推荐 江苏快三开奖号 北京pk拾技巧图解 云南11选5100期走势图 吉林11选五1000期走势图